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在线斗牛棋牌 > 放射性剂量仪 >

成都机场人体安检仪被指有X射线辐射或影响健康

归档日期:06-2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放射性剂量仪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被人体安检仪扫过 广州市民担心X射线点半,广州市民严女士在成都双流机场接受安检。严女士介绍,因为工作的原因,要从成都飞回广州。在接受安检的时候,她发现成都的安检机器和广州机场的机器不同,成都的安检门有一条大概两米长的履带,乘客要上两级台阶后登上履带,保持双脚静止,被运输到履带的另一端。履带上,一次可以站三个成年人,因此安检的速度很快。严女士回忆,安检口附近并未看到明显的电离辐射提示,也没注意到有安检人员手持安检仪器对乘客安检。

  在进入机场后,严女士看到朋友圈流传的《如何评价双流机场等地采用X射线投射人体的“弱光子人体安检仪”》一文,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经过了X射线的辐射。“我真的很气愤,如果有育龄女性接受安检,对胎儿产生影响,那我们能不能去告机场?”严女士说,不管怎样,机场起码要给旅客知情权,而不是自己“偷偷地搞”。据悉,这道安检是机场的入门安检,是入机场的“必经之路”。

  南方医科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院马建华教授,也刚刚从四川成都飞回广州。作为一名长期研究人体医学成像领域的专家,在经过双流机场的“弱光子人体安检仪”时,他本能地希望看到该仪器简单一扫后的成像效果。但这一个职业病似的行动,被安检人员所阻止。“其实类似的安检设备,9·11后的美国已经得到了广泛的应用。只是在中国国内尚属于首次应用。”为了一探这个设备的究竟,他甚至专门打了电话给中国计量院了解该设备的审批情况。得到的答复是计量院并没有对该设备的计量检测资料。“估计是大范围应用之前的一些测试,就好像医疗设备在正式上临床之前先得进行预临床测试”。

  马建华告诉南都记者,在目前的人体影像设备当中,主流的分为三种类别。一种是通过X射线等穿透性射线,从人体外部穿透人体组织成像,比如目前的DR、CT;一种是向人体内注射示踪剂,然后通过特殊外部设备捕捉示踪剂发出的光子成像,比如医学上同样应用广泛的PET;再有一种成像设备是MR,它通过强磁体改变人体内的氢原子分布来成像。除此之外,现有的医疗科技并没有太多的其他方法来进行穿透性成像。“而从弱光子人体安检仪这一设备来看,更有可能是一种类似X光之类的成像装置。但可以肯定这个设备,“是一个外源性辐射物”。因为安检并没有让人使用示踪剂(显影剂),安检门上也不像是安装了超级磁体。”马建华表示,如果是X光之类的成像装置,那么势必说明该设备有一定的辐射。他特意看了看双流机场的这些设备,确实没有辐射相关警示符号。

  根据机场工作人员提供的设备信息,南都记者联系到安检仪的生产商——安徽启路达光电科技有限公司。这家公司的官网信息显示,弱光子人体安检仪在中国科技大学、中国科学院、公安部相关专家支持下,实现以NQR定性技术和弱光子透视技术研发而成的神枪系列人体安全检测仪,是目前世界上十分实用的人体安全检测装备。

  该公司工作人员确认成都双流机场使用的安检仪确出自该公司,是神枪5010系列下的IIIA安检设备。该工作人员介绍,这种设备采用了弱光子透视技术,这是一种高科技技术,目前国际上只有两三家公司能做到。该名工作人员承认,所谓的弱光子透视技术,确实是使用X射线。不过她一再强调,该设备使用的是微剂量X射线,“X射线有很多等级,光子打在身上是最弱的一种,所以叫微剂量X射线。”

  成都火车站、重庆火车站、云南昆明火车站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、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、福建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、新疆石河子特警大队、西安市公安局、山东济南市看守所、中国黄金内蒙古金矿、内蒙古巴林右旗鸡血石矿、国资委广西桂华成钨矿以及乌干达议会大厦等国内外众多单位使用。(信息来源:中国企业报发布日期:2016-09-18)

  机场是否使用了文章中所说的弱光子人体安检仪,又是否确实未在安检口设置任何电离辐射标识?南都记者向双流机场的工作人员求证。这名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确实使用了此款安检仪。

  在仪器侧面有“当心电离辐射”的警示标识,在机场大门口的告示也提醒乘客,每次检查安检可能接受的辐射剂量“相当于乘坐飞机在高空飞行三分钟”。这一结论如何得出?机场工作人员说,这是按照厂家提供的资料来写的。这名工作人员还说,如果孕妇或身体不舒服的旅客对安检仪的辐射量存疑,可以和工作人员申请走人工安检通道。

  长期研究人体医学成像领域的专家马建华告诉记者,涉嫌产生的电离辐射,对人体最主要的危害集中于两个领域。其一就是射线本身带有的高强能量可导致放射性灼伤,脱发只是很轻微的表现了,放射性肺炎、放射性烧伤则更加严重。此外,由于放射性射线在穿透人体成像的同时,还能附带着打断DNA的螺旋片段,导致基因突变,其也被证实是白血病、甲状腺癌的主要诱因之一。对普通人尚且如此,对孕妇这一特殊人群,射线则有可能致畸。

  马建华觉得,市民也没有必要谈辐射色变,并以此为借口拒绝配合安检。“我们生活的这个环境,本身就有一定的辐射存在。以广东为例,本底的辐射计量就有0.02毫西弗。不接触任何的放射性设备,我们日常也会接受到这一剂量的辐射。不同地区,不同纬度,本底剂量各有高低。”一般情况下拍一次DR片的辐射剂量为0.1-0.2的水平,一次CT视部位不同可能会在1个毫西弗左右。此外,经常乘坐飞机的人,接受的辐射剂量也更高,从北京飞一次美国,就相当于照射了一次CT。“虽然医学领域倡导的是最好的安全辐射剂量是没有辐射,但这很难达到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shmmy.com/fangshexingjiliangyi/89.html